首页 » 新闻 » 会展中心 » 正文

一个会展中心的危机

发布日期:2016-02-24  来源:法治周末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打开微信。点击 “ 发现 ” ,
使用 “ 扫一扫 ”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

     
      一位知情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自2010年至今,张家口市长已换五任,有的升迁,有的调动,还有的因为腐败锒铛入狱。“边批边建”本身就违法,补办手续也存在相当大的难度,新任领导谁愿意来理这笔旧账?这是致会展中心项目于窘迫境地的主要原因

法治周末记者 刘立民

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宋媛媛

发自河北张家口

2016年2月19日,清水河西畔,河北省张家口市文化艺术会展中心(以下简称“会展中心”)门前广场停满了车辆,大红条幅横挂在楼体门楣之上。张家口市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正在这里召开。

会展中心被当地政府列为市、省重点项目,建成之后,这已是自去年始第二次在此召开人大会议。

从高空鸟瞰,会展中心宛如一只巨大的“和平鸽”,鸽头、鸽身、鸽尾十分形象,尤其两只展开的“翅膀”,像要随时一飞冲天。在“鸽子”身后,“配套设施”为4幢造型时尚的高层楼房,与会展中心浑然一体。虽然天气有些寒冷,但在清水河冰面和蔚蓝天空的映衬下,这组建筑群不失为张家口市一道亮丽的风景。

然而,会展中心光鲜亮丽的背后却有着道不完的辛酸和纠结。

“政府的公建项目,工钱应该不成问题,没想到辛辛苦苦干了几年,至今还拖欠很多,搞得我们有家不能回。”会展中心的承建者们大多来自四川、江苏和安徽等地,他们的工队负责人这样向法治周末记者投诉。

“我们有什么办法?自有资金全部投进去了,还借了一亿多元的高利贷,3年前政府就说回购,目前还没达成意向,早已山穷水尽。”投资商也是一肚子的委屈。

法治周末记者调查发现,会展中心及其附属建筑系张家口市招商引资项目,自2010年开工建设之初,就没有完善规划、土地和城建等相关法定手续,完全是靠政府会议和文件“特事特办”催生出来的。如今,时过境迁,“非法建筑”无疑成为当下政府回购的瓶颈。

“边批边建”的重点项目

2016年1月中旬,猴年春节将至,讨薪又成为社会的热门话题,法治周末记者接到张家口市会展中心欠薪3000多万元的投诉,由于市政工程拖欠农民工薪酬的情况比较罕见,1月26日,记者来到张家口市采访。

在会展中心南侧,张家口华凯创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华凯公司”)的办公楼上,记者见到姚家富、朱明华等十几人,他们声称代表1000多位农民工讨债,在此已苦守多日。会议室、楼道内丢满了空的榨菜包和方便面袋,空气中弥漫着冲泡方便面的浓浓味道。

工队负责人手里除了欠款凭据,还有一些政府文件复印件,他们说半个月没见到老板杨营凯了,“听说因为会展中心是非法建筑影响了政府回购,没钱给我们”。

华凯公司已呈放假状态,记者只见到留守的副总经理史鹏程。他表示,会展中心项目确实没有规划、占地等合法手续,原有的选址意见书和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也被收回了,董事长杨营凯在四处筹钱,争取还农民工一部分欠款。

会展中心及附属建筑共计约18万平方米,在立项开工之初统称为会展中心项目,那么,如此庞大的一组“非法建筑”群又是怎么建成的呢?

根据政府文件和其他相关材料显示:2009年,正是河北省“三年大变样”时期,张家口市原有的5家影剧院全部被拆除,土地搞了开发,还市民一个文化娱乐设施,是当时城市规划改造的刚性需求。在这种情况下,经过张家口市委一部门招商引资,最终确定由杨营凯牵头负责投资该项目。

在会展中心项目建设可行性方案中,提到投资方可“建设接待中心、公寓和高端住宅等配套设施,用于弥补建筑群的缺陷和资金的不足”;关于投资方的回报,可采取公益建筑政府回购或用同等价值土地置换等方式。这一方案得到了时任张家口市长郑雪碧及相关领导的批准。

2010年1月22日,张家口市政府召开专门会议,确定了会展中心建设用地的位置(在高新区辖区内),并责成高新区管委会抓紧完成土地划拨、出让的相关手续,“3月底全面开工”。

同年3月23日,高新区管委会向市政府提交了给予会展中心项目优惠政策的请示,请示说:该项目投资近5亿元,建筑总面积18万平方米,建议项目用地“以划拨方式供地”90亩,减免各种费用,该项目可边建设边办理相关手续。

此请示得到市领导的同意,5月5日,高新区管委会作出立项意见,同意该项目立项。

在5月9日和11日,市政府两次召开专项会议督促各部门尽快办理相关手续之后,第二天,市规划局即核发了《建设项目选址意见书》。

随后在短短一周时间里完成了一系列工作:张家口高新区国土分局拿出初审意见——市国土资源局作出预审意见,同意该项目用地——市发改委颁发了《河北省固定资产投资项目核准证》——市规划局核发了《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》。

国土管理部门在预审意见中表示:会展中心项目是张家口市2010年十五个重点工程之一,也是2010年城镇面貌三年大变样的重点工程,市政府配套工程,对提升张家口市整体形象及改善人民生活质量有极大的作用。

截至2011年12月进入冬季休工时,会展中心及附属建筑主体已基本完成。但在第二年开春复工时,因为无合法手续被城建稽查部门叫停,经过高新区管委会向市政府请示,该项目得以恢复施工。

2012年8月,市政府召开项目推进会议,肯定了会展中心的重要作用,认为各有关部门要按照“特事特办”的原则,高度重视,主动服务,切实解决好建设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,确保项目快速有序地进行。

2013年11月2日,会展中心竣工,并交付使用。其附属建筑商住楼部分于2014年5月完工,业主陆续领钥匙入住。

既然可以“边批边建”和“特事特办”,竣工投入使用两年多之后,为什么反倒成了没有任何手续的非法建筑?

对此,华凯公司副总经理史鹏程解释说,董事长杨营凯原来是搞教育和电子产品的,不懂房地产开发,政府让怎么干就怎么干,大批资金投进去了,才发现划拨土地不能建商住楼,建成了也无法申领房产证正常销售,因此请求调整规划,公益部分搞划拨,商住占地办理出让手续。但不知什么原因,三四年过去了,原有的规划许可证已交回,调整后的手续却迟迟下不来。

官方一位知情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自2010年至今,张家口市长已换五任,有的升迁,有的调动,还有的因为腐败锒铛入狱。“边批边建”本身就违法,补办手续也存在相当大的难度,新任领导谁愿意来理这笔旧账?这是致会展中心项目于窘迫境地的主要原因。

据最新消息,春节假期过后,就在几天前,张家口市政府有关领导已经作出批示,同意将会展中心公益部分所占33亩土地单列划拨,“和平鸽”有望合法化。

“三年大变样”遗留的问题

明知道划拨土地不能建商住楼,为什么职能部门没有对上级领导的决策提出异议?已经既成事实的违法建筑应当如何对待?带着这些问题,2月19日,法治周末记者到张家口市有关部门采访。

 “‘三年大变样’时期这样的违章建筑多了,不光张家口,恐怕其他城市也多得很。”张家口市规划局一位工作人员直言不讳地对记者表示,“你说人家非法,人大会在里面召开呢!”

在市规划局办公室,徐宝主任告诉记者,2010年核发给该项目的《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》,究竟是谁办理的已无从知晓,问了很多人都说记不清楚,还有调整规划的事情也没人知道,他让记者到市行政服务中心规划局窗口找赵科长查询档案。

记者来到张家口市行政服务中心规划局窗口,工作人员说赵科长不在,但调整规划的事他应该最清楚,因为赵科长刚从市局规划编审科调过来。

然而,当记者电话连线赵科长,他却说这些事都不知道,档案不在服务中心,在市局档案室。

随后,记者来到张家口市国土资源局,其接待人员让记者到经济开发区(原高新区)分局了解情况。

“我们单位小、级别低,很多事情只能向上级请示。”局长庞明证实会展中心33亩公益占地正准备办理土地划拨手续,而附属建筑商住占地57亩何时办理出让尚无时间表。

谈到违法建筑最终如何处理,庞局长表示已经作过行政处罚,他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。

据记者了解,华凯公司在出售商住楼时,与业主签订的均为大产权合同,承诺办理房产证,看来遥遥无期了。

追溯“三年大变样”,要从8年前说起,2007年12月10日,河北省政府出台《关于加快推进城镇化进程的若干意见》,正式提出“开展城镇面貌三年大变样活动”,明确了原则意见,城镇面貌三年大变样活动正式启动。

时任省主要领导在会议上强调,要“坚持大手笔,所向披靡”,由此,河北省轰轰烈烈地开展了一场“一年一大步 三年大变样”的城市化建设。

张家口市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谈到“三年大变样”时说,虽然此间一些领导干部的做法“过急过糙”,甚至违反法律法规,给某些单位或个人带来一定的损失,但主观愿望是好的,谁也没有私弊,从张家口整个经济发展进程而言,这项活动还是值得肯定的。

上述官员说,没有“三年大变样”,城市的品位就不会提升,京津冀一体化便无从谈起,可以说京津冀一体化、国家可再生能源示范基地和冬奥会,对于张家口来说是三张大馅饼。

但他又认为,现任市领导应当处理好“三年大变样”期间的遗留问题,对因政府原因造成的违法建筑,要积极主动帮办手续,使其合法化。因此,对某些单位和个人造成的损失也要予以考虑,毕竟他们为张家口的城市面貌作出过贡献,“政府要做有良心的政府、勇于担当的政府”。

“城市变样,我们也变了样”

张家口市会展中心的建设者大多来自外省,朱明华、姚家富等几位工队负责人告诉记者,在来参加这个项目建筑之前,他们都有房有车,如今张家口市变漂亮了,而他们“车卖了,房子抵押出去了,还欠了一屁股的高利贷”。

朱明华,江苏常州人,他带领的劳务队是清一色的农民工,于2011年分包了会展中心项目的主体建筑、二次结构部分工程,华凯公司一直没能按照约定支付其劳务费,每年只在年末象征性地支付一点,到今年春节前还欠朱明华400多万元。

“开发商给不了钱,我手下的数百名工人还等着要工资,他们经常到我家里闹,没办法,我把所有的积蓄拿出来,车卖了,房子抵押借了很多高利贷。但这只是杯水车薪,解决不了根本问题。此后到我家里闹事的,除了工人还多了放高利贷的,利息滚得远远超过本金。”朱明华说,这样已过了4年,不敢回家,但最让他难过的不是债务压身,“去年父亲去世,因怕讨债人搅闹,我都没敢回家送葬,作为人子,活着不能尽孝,死了不能送终,成为我一生的痛。”

“我的情况和朱明华差不多。”姚家富说,为了给工人支付工资,家里值钱的东西全卖光了,还借了260万元的高利贷,最高的月息8分,最低也要3分,利息早超过本金,一回家,工人和放贷的就追着要钱,不给就打,所以也不敢回家。

姚家富是重庆江津人,自2013年会展中心完工之后,为了讨要400多万元的工程欠款,带着十几个班组长长期租住在张家口,房间住不下,就挤在客厅打地铺。

2016年1月26日,法治周末记者在华凯公司采访时,见到的十几位讨要劳务费的农民工,他们大多是工队长或班组长,遭遇和朱明华、姚家富大致相同,为了要债,他们和一部分工人留在张家口打工,忙时干活,闲时讨薪。

据介绍,2016年元旦后,这些人便守在华凯公司讨薪,而农民工们还住在工棚里,等着拿钱回家过年,张家口的冬天十分寒冷,工棚四面透风,自来水管都冻裂了,生活异常艰苦。

经了解,为了解决民工薪酬问题,华凯公司累计向政府借款约4000万元,猴年春节前夕,酌情又发放了一部分,现在欠薪总额不足2000万元。

“其实我们的日子更难过。”史鹏程告诉记者,他们也有8个月没发工资了,算上自己,董事长杨营凯,副总马树民,不下五六个都被农民工打骂过,杨营凯曾被农民工打伤,被高利贷围困,袖子被扯了下来。我们都没有报警,毕竟欠人家的,甚至有一次工人用绳子把马树民捆了,非要扔到河里去。

“我们不是赖账,会展中心总投资2.7亿元,原指望商住部分销售后能缓解资金压力,谁知手续不全,办不了按揭贷款,业主大多只交了40%的首付,无奈只有求助于小额贷款公司,这几年高息借款达1.8亿元,即使会展中心政府回购,也弥补不了巨额利息损失,即便商住部分占地合法化,当初土地挂牌每亩80万元,现在每亩达到200万元,也要赔得血本无归。”史鹏程说。

张家口市会展中心遗留问题何时得以解决?本报将继续关注。

 
扫描展团网微信二维码,关注展会、会议节庆、展销会、会展服务,关注"展团网"微信公众号即可 展团网
 
 
网站首页 | 行业分站 | 城市分站 | 参展意向登记 | 展会宝 | 版权隐私 | 使用协议 | 联系方式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
Processed in 0.472 second(s), 18 queries, Memory 1.61 M
广西通信管理局备案号:桂ICP备11003182号
统一社会信用代码: 91450100697643558Q
免责声明:展团网展示的展会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,内容的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。展团网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。建议优先选择认证会员